影评

《沙丘2》还有对当下的启示吗?

IMAX或许是一个摄人心魄的艺术装置。
在历经了《沙丘》系列以及《奥本海默》这样对特殊影厅依赖极强的观看的体验后(也是因为两位导演对IMAX的极力推崇),对重工业视听盛宴电影的朝圣,逐渐变成一种对影像的巨物恐惧症。电影讲述历史的神话/神话的历史,还有科幻类型对于时空的哲思,而电影里的人物走向了他们命运的反面,他们痛苦不已,这是历史性的神谕,某种古典的悲剧之美。

继续阅读

冰与火双重奏:柏林电影节的女性形象图鉴

柏林电影节已然落幕,各个奖项皆尘埃落定。今年的柏林主竞赛片单并未出现爆款作品,大多数较为小众,但也延续了欧洲电影节常年关注的诸多议题。除了获奖作品之外,本次主竞赛的其余作品虽皆褒贬不一,但也兼具特色,涵盖了多重受众,本文将聚焦于主竞赛中两部不同女性角色的电影,展现此次柏林电影节女性题材的另一种视角。

继续阅读

柏林获奖华语:婚姻束缚与女性自由的辩证关系

新生代青年导演邱阳首次长片处女作《空房间里的女人》入围7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奇遇”单元并获得特别评审团奖,这次长片是他自2017年的《小城二月》以及《南方少女》等一系列短片后的完整版,首次清晰地讲述了关于这座江浙小城以及生活在这里的妈妈以及围绕在她周边的有关女性的婚姻和家庭的探讨。

继续阅读

戛纳金棕榈:口碑两极的作品触怒了谁

提醒:本文有剧透,请慎重阅读 继《方形》(The Square)在2017年第70届戛纳电影节获得金棕榈奖之后,2022年的第75届电影节,瑞典导演鲁本·奥斯特伦德(Ruben Östlund)再次凭借电影《悲情三角》(Triangle of Sadness)二封金棕榈。 如果光看两部作品的标题,一定会以为导演是个研究数学的电影人。因为通常来说,电影的标题都是对电影的描述或者思考,总是喜欢用形状来…

继续阅读

《未来罪行》:进入身体的万神殿,柯南伯格的唯物质电影观

《未来罪行》:进入身体的万神殿      ——柯南伯格的唯物质电影观 加拿大导演柯南伯格,作为本届戛纳电影节最受关注的作者之一,最初开始被大众熟知,是因为其影片中反复出现的各式破格的血腥镜头,这些场面多涉及对破坏的身体不加掩饰甚至刻意夸张的呈现,而这种由单纯观看引发的不适、恶心、以至恐惧,几乎是纯然生理式的,这也导致这位导演虽然能在特定的观众类型中收获追捧,却很难得到主流评价体系真正的认可,哪怕细…

继续阅读

“蛇蝎美人”汤唯,朴赞郁眼中那些不被认可的爱

就在本月初,斩获第58届百想艺术大赏“视后”的金泰梨不仅将她的新作《二十五,二十一》再次推到了聚光灯之下,也将她的处女作《小姐》重新拉回公众视野,与此同时,备受关注的还有《小姐》的导演朴赞郁,他在2022年的新作《分手的决心》同样不容小觑——成功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这对朴导演来说并不陌生,算上2004年的《老男孩》,2009年的《蝙蝠》,以及2016年的《小姐》,今年是朴赞郁第四次入围戛纳…

继续阅读

想要一雪前耻的德尼,成功了吗?

戛纳接近尾声,主竞赛的大部分影片陆续完成了首映。除了呼声很高的柯南伯格(《未来罪行》)和达内兄弟(《托里和洛奇塔》),亚洲观众尤为关注的是枝裕和(《掮客》),目前在影评人中口碑很好的《莱拉的兄弟》,剩下的就是来自法国战队的这部《正午之星》了。导演克莱尔·德尼前不久在柏林电影节靠《双刃剑》(Avec amour et acharnement)斩获银熊,所有人大呼“大器晚成”;仅仅几个月之后,她就再次…

继续阅读

在这个时代,达内兄弟也需要偶尔嘶吼了吗?

昨天(5月26日),接近尾声的戛纳电影节放映了三部主竞赛电影,它们分别是阿尔伯特·塞拉《岛屿上的煎熬》、是枝裕和《掮客》和卢卡斯·德霍特《亲密》。凭借《女孩》(2018)获得第71届戛纳电影节金摄影机奖(又名最佳电影首作奖)的卢卡斯·德霍特,四年后带着新作再回戛纳。私人又细腻的《亲密》赢得了不少华语影评人的赞誉,并成为目前华语场刊最高分的主竞赛作品。 在这个时代, 达内兄弟也需要偶尔嘶吼了吗? (…

继续阅读

戛纳首部主竞赛:集传记、历史、LGBT、女性主义于一体的话题之作

在本届戛纳电影节的第二天(5月18日),两部主竞赛电影《柴可夫斯基的妻子》和《八座山》同日于电影宫卢米埃尔大厅进行首映,前者由戛纳常客俄罗斯导演基里尔·谢列布连尼科夫执导,后者则由比利时夫妻电影导演组合菲力斯·范·古宁根和夏洛特·冯黛梅尔许联合执导。作为主竞赛的首批放映作品,这两部电影并没有在华语或国际媒体上引起太大的反响,观众影迷们对此的讨论热度也不高,希望接下来几天会出现让影迷们兴奋的”爆款“…

继续阅读